中 国 书 画 名 家 天 地 网      www.shuhuatd.com                                                
工写融合的真情表达
 
神骏千里   人未出廓
刘大为 ____ 记画家王宗甲                                     冯向杰

    荆兆林是军艺培养出来的画家。过去他在部队从事业余美术创作,搞过版画,画过中国画,已具备了一定的创作实力。通过在军艺美术系国画专业全面系统的学习,他的专业技能、创作能力都有了极大的提高。在校期间,其工笔人物画就入选了全国大展。此后十几年来,他开始从事专业美术创作,将长期的生活积累及院校严谨的专业训练有机融合到笔下,勤奋敬业努力创作,画出了一大批优秀作品,并逐步呈现了成熟的个人风貌。此间他又就读于中国美协举办的人物、山水、花鸟画高研班,系统地研究了中国画创作规律,创作水平跃上了一个新的高度。表现在近年来的创作中,作品面貌出现了令人欣慰的新的变化,主要体现在这样几个方面:一是出现了工写融合的成熟特色。他创造性地将工笔人物、花鸟创作技能与水墨写意相结合,探索出了适合于自己的人物画创作路子,画出了不少技法精到、生动感人的作品。人物造型严谨朴实,笔墨技巧娴熟自然。二是将山水、花鸟技法融入人物画中,形成了丰富、厚实的笔墨表现效果。他在山水花鸟上的长期修养一旦在这种工写融合中得以释放,便产生了自由、丰富的笔墨活力,成为其作品耐人品味的特质。三是人物造型朴素雅正。这一点与其性格为人极为相符。荆兆林生性朴实,画画也勤勉执着。他注重深入生活,曾数次赴四川凉山、甘南藏区、云南少数民族等地区写生,对艺术与生活皆有着深切的体验。其人物造型多因情而发,因而具有朴素感人的魅力。他数年来孜孜探求,不为时风所动,始终保持了雅正、淳朴的造型特色,是十分难能可贵的。四是善于多方面汲取艺术养分。这从他近年来的作品中可以明显看出。比如他对平面构成的借鉴,对西方绘画造型趣味的揣摩,对任伯年、吴昌硕、黄宾虹等中国画大师笔墨精神的领悟,都能通过自己的理解转化到作品中。无论是他的工笔人物还是写意人物,荆兆林始终坚持现实主义的创作态度和创作方法,积极探求传统笔墨与写实造型的融合。既注重笔墨本身的独立性的价值取向,也强调不能脱离客观物象的真实描绘,而是在人物画的创作中通过注入写实技巧来弥补传统文人画笔墨的薄弱和概念化、程式化倾向,将技能准确造型又不失笔墨韵味的新方法作为自己人物画创新的新思路。鉴于这种理念,荆兆林既不靠旁门左道的抽象、变形来炫人眼目,也不靠走偏锋的“实验水墨”来哗众取宠,而是老老实实地靠对时代精神的感应和对生活真诚的体验,来表达自己的价值判断和审美理想。
    荆兆林正走在探索的路上,他作品中显露的个性特征是形真、情深、品正。写实技巧落实了“形”之真,写意笔墨体现了“情”之深。写实与写意,二者水乳交融,形真与情深,双方相互生发,构成了荆兆林人物画精神的端正品格。
    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国画的面貌将会在传统与现代、本土与异域的观念碰撞与融合中呈现新的发展空间。但是对中国文化的关注、对传统笔墨精神的把握始终是中国画创作中的一个主要方向。荆兆林无疑是一个坚定的探索者,他已走出了自己成功的路子。我想,只要沉潜生活之渊,以平和的心态不断探求艺术表现规律,他的绘画还会有更宽广的发展空间。在此,我期待并祝愿他在不久的将来取得更大的成功。

 

    宗甲先生画马,若从孩提时涂鸦于地、于墙、于习字的石板上算起,已有近 50 年的经历。宗甲少时可谓“才童”,以画马闻名乡里。他痴迷于马,常捉摸、观察马之形态,甚至摹仿马的行走立卧之姿,不知己为马也,马为己也。看马、师马常忘饭、忘归。宗甲画马以师造化开始,未有古人框围。
    初中后,宗甲入当地艺术学校,受正规的绘画基础训练,从这时起对古今画马名家的作品进行收集、临习、研究。唐代韩干、曹霸,宋李公麟,元赵孟頫 ,当代徐悲鸿、尹瘦石、刘勃舒诸家,他都做过研究,取其所长,逐渐丰富完善自己的画马技巧。由于从师造化始,他所画之马多重形、神、势、趣统一。严谨中不失奔放,变化中不求怪异,精微处不失全貌。由于他还是位书法家,故主张以书入画,骨法用笔、以写为主。他所画之马,秀中透强,柔中蕴力,都源于他书法的功底。以书入画是中国文人画的正本法则,宗甲深悟其理。
    数年前,全国文联副主席、当今画马名家尹瘦石先生见到宗甲的作品,沉思良久,评曰:造型严谨,气势宏大,非数十年功力不可得。并在其一幅作品上题句“龙姿神骏”。
    宗甲生活、学习、工作在古老文明、人文荟萃的河东故地,为艺术默默耕作,今已近花甲之年,凭借他的天赋和对艺术的执著追求,他应该名噪当今中国画坛。他未出“廓”的原因,有他的艰难之处和他守“本顺”的性格制约。他不炒作自己,因为他本来就不是重名利的人。人的命运、运气、机遇是不能完全自我掌握和选择的。名者未必都高贵,无名者未必都凡俗。改革开放之风还是给宗甲带来了一些他不曾想过的时运,他的“马”有人收藏,也常被请出国旅游,作品也堂皇地走进文化名人的书屋。宗甲不为这些“成功”所动,依然故我。在艺术上他心劲很盛,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摘自《中国人口报》2001年5月25日

 

朴素而深沉的心灵之歌
疾 风 知 劲 草
名家谈荆兆林绘画  包立民                              yi
祝振中:
    荆兆林的绘画在当代中国人物画领域是一个成功的例子。他走的是传统出新之路,是一条颇合规矩的无险之途,因而在今天也是一条寂寞之道。他的创作是从工笔入手的,工笔人物、工笔花鸟,数十年孜孜以求,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作品屡次入选全国大展,业已形成了构图饱满、设色清雅、造型质朴的工笔画风,颇为时人所重。但他并未陶醉于既有的成就,他的谦和好学、执著进取的天性使他始终将目光投向更远的前路和更广的外界。他在工笔创作的同时几乎从未停止过写意画的探索,而且人物、山水、花鸟无所不能,成为一个真正悟通画理、画法的多面手。他对传统的迷恋和把握显示了一种文化定力。在其作品中可以感受陈老莲、任伯年用线的自如,亦可以印证吴昌硕、黄宾虹笔墨的朴厚。总之是一种颇富文化含量的自觉选择,绝非某些流行时式中的浮薄和乖张,体现出一股朴素而沉着的文化正气。这是十分耐人寻味的。
    他的创作筑基于传统,同时又广泛汲取其他艺术养分。可以看到他近年来的作品中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变向,构成意识在加强,造型趣味在提纯,文化意蕴也更加醇厚。这应是他广泛关注传统文化与西方艺术所做出的积极尝试。
    荆兆林在勤于创作的同时,也敏于思考,他发表过一些很有见地的文章,言之有物、论之成理,颇能见出其理论素养。他勤勉而好学,于书法诗词等也广有涉猎,以其执著与敏悟,加以时日,更辉煌的成就当自不待言。我对此深信不疑。

冯向杰:
    荆兆林是一位艺术感觉很好、艺术感应能力很强,有才情、富作为的年轻画家。这是我读他的诸多作品 ---- 从绘画题材的广泛性、形式语言的多样性、笔墨语言的灵动性,以及他的处世为人的品格中所堪见的。
    兆林的作品来自生活,来自画家对自然、对人文现实的关爱和理解、责任和良知,这是他的作品能够拨动欣赏者的心弦、 引人共鸣所在。有感而发的真情、质朴无华的画风给人亲切、亲和、奋发向上的进取力。远离矫揉造作、无病呻吟的当今绘画时风,这是难能可贵的。 
    兆林一如既往地苦学和勤奋的艺术实践,使他的绘画趋向成熟和个性化,在喧嚣浮躁的艺术大气候中,他能保持一个相对寂静的心境,故他的艺术潜在力有望更大发挥。

姜成楠:
    荆兆林在解放军艺术学院接受过良好的专业训练,基本功扎实,创作的路子较宽。他主攻人物画 , 作品典雅、清新 , 在民族文化典型性式样的基础上,创造出了自己的表现形式和技法,逐步形成了自家面目。荆兆林的作品多采用工兼写的形式,注重作品意境的深化、笔墨的锤炼。他试图将现代构成巧妙地结合在自己的作品中,画面处理得比较统一、成熟。相信在他的不断努力下,会有更多更好的作品面世。

 

   

    今天是农历腊月 25 日,再过五天就是壬午马年了。马年画马,龙年画龙,对有些民间画家来说,确实是生财之道的好时候,当然对专题画家来说,又是一展身手的契机。日前,山西画家王宗甲携了上百匹马,来到了琉璃厂文化街,办起了画展。应友人之邀,我前往观展。走进一家门脸不大的字画铺,只见墙上两壁挂满了形态各异的群马,有奋蹄疾驰的《八骏图》,有雄姿勃发的《神骏》,有正在幽涧下饮憩的《双马》,也有志在千里的《伏枥老骥》。小的店铺,一下子涌进了这么多宝马,匹匹龙腾虎跃,跃跃欲出。字画铺顿时成了赛马场。
    王宗甲,河东临猗人氏,年方五十八,却画了半个世纪的马。我问宗甲,八岁画马,画在哪里?他说,用石笔画在石板上,画完就擦,擦完再画,周而复始,了无画迹。我问,画马拜谁为师?它答,最早以《芥子园画谱》为师,后师田间集市之马,进入美术专科学校后,始知古有韩干,今有徐悲鸿,他充满敬意地说:“我学艺期间,较长时间临习徐悲鸿大师的作品,领悟和体味其画马的奥秘是用笔墨写意传情,只有笔墨能为创造画面意境、传达思想感情服务时,才能发挥出最好的审美效果。”为了画好马,他不仅从画册印刷品上临习,“还下田间赶集市,入马厩,了解马的习性,到牧场观察群马奔腾,进赛场体察马的英姿,从前贤笔下的马到自然造化中的马,反复观摩比较,努力寻求自己的艺术语言。”李可染曾经说过,学习传统要以最大的努力打进去,又要以最大的努力打出来。这句话倒可用在王宗甲学习徐悲鸿画马上。
    宗甲画马,不在马的一招一式,而重在整体效果,重在形神势趣的和谐统一,重在以形写神,以形写势,以形写趣。他学过素描,又对马体骨骼了然于胸,因此他笔下的马,造型严谨,严谨不求怪异之形,却又不失奔放之势。数年前,著名书画家尹瘦石在太原会见了王宗甲。王宗甲当场挥笔画了两匹奔马,尹瘦石见了不由提笔赞道:“造型严谨,气势宏大,真乃龙姿神骏也。”
    自徐悲鸿溶西法水墨画马创宗立派后,数十年来仿效者甚众,但真正能得其精髓神韵者甚少,尹瘦石是其中一个。我看王宗甲也可算一个。大树底下好乘凉,但大树枝叶繁密,要冲破繁密的枝叶,另立天地也是一件十分不易之事。细观宗甲之马,总觉得有徐悲鸿的影子。跳出徐悲鸿,把徐派画马的精髓蜕变成自己的面貌风格,已经放到了宗甲的面前。应该说这个蜕变是艰难的,也是痛苦的。行将花甲之年的王宗甲,也许正处在艰难而痛苦的蜕变之中。
    宗甲画马,多用前人题句。借用前人诗句题画,题得好确可起到画龙点睛,耐人深思的作用。展品中这幅三尺立轴,画一匹烈马,仰天长啸,迎风奔驰,画家在马蹄下题了一句“疾风知劲草”的咏马名句,这句诗既生动地描绘在险恶的环境中马的神色气势,又含蓄地流露了画家的心迹情操。诗人咏马言志讽世,画家画马也可言志讽世,题句就是一种方式。千百年来,有多少诗人留下了多少咏马诗篇,确已很难统计了。但是真正言志讽世的咏马名句,倒是历历可数的。这历历可数的咏马名句,也就成了画家画马粉本上的最佳题句。

                              摘自《中国文物报》2002年2月6日

 

 

 

植根生活结硕果
三晋神骏鬃扬京城
董其中 卫立业
 荆兆林是一位军旅画家。几十年来,他痴迷绘画初衷不改。十几年前,他的乡土味十足的版画《农家锤歌》、《春天的山坡》等作品多次赴日本参加国际展览。《金秋》、《沟中人家》还被日本朋友收藏。
    近年来,荆兆林致力于国画创作,先后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和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高研班深造。读他的国画作品,使你进入“合乎天理,厌于人意”的艺术境界。他的大幅人物画作品以满构图取胜,画面繁而不乱,气势咄咄逼人;小幅人物画精巧灵动,让人爱不释手。作品内容以表现军队、黄土高原、四川彝族和历史题材见长,着力在塑造人物上下功夫,构图既饱满又单纯,充分利用团块、几何形构图,以增强画面的冲击力。读他的画,感受到作品气韵百回千折的缠绵美、虚实相生的朦胧美和古朴典雅的天真美,给人以无穷的回味。他的山水画取法范宽、石涛、八大、黄秋元等诸家,注重写生,在深入生活中与古人交谈。画面仍以满构图见长,大壑突起,直冲云霄,气势磅礴。在用笔用墨上也比较讲究,在反复皴擦中使画面既厚重又滋润,达到了水墨交融、点线面交织,近看有质远看有势的视觉效果。他的花鸟画作品意境深幽,有的瀑布垂满天、有的群鸭戏荷塘、有的春花开满园,注重多势交融,多层重叠,平面构成,使画面时有新意。
    荆兆林的画路较宽。人物、山水、花鸟都比较精通。从荆兆林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的绘画语言强调在传统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它的工笔画蕴含着唐、宋韵味。而在人物的刻画上却汲取了现代造型观念,在线的组织上更注重把刻画形体与表现线的节奏、韵律有机地结合起来。同时他还把山水画中的皴法、擦法、点法、泼发运用到画面中,大大丰富了绘画语言。他的水墨画,在黑、白、灰和点、线、面的对比中,追求平面构成的韵律美。给人以美的享受。
    歌颂当代军人、歌颂劳动人民是荆兆林创作的永恒主题,注重从生活中汲取营养,是画家的一大特色。但他又不是如实再现和模仿自然,而是去创造一个人化了的自然,他的每件作品的出现都是苦心经营的结果。他的信条是力戒重复别人、力戒重复自己。荆兆林正是在这样一条艺术道路上不懈地前行着,期待着他有更多的佳作面世。
——王宗甲巨幅国画《铁流颂》《泽润良驹》分别被天安门城楼和毛主席纪念堂收藏

    壬午马年,我省国画家王宗甲,应中共中央办公厅毛主席纪念堂管理局和北京市人民政府天安门地区管理委员会的邀请,前往北京,用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为天安门城楼和毛主席纪念堂精心创作的巨幅国画《铁流颂》和《泽润良驹》作为敬献珍品,分别被两个单位收藏。王宗甲自幼酷爱书画,曾从事舞台美术 30 余年,《一颗红心》、《唢呐泪》作品获文化部大奖,后转入文化馆从事群众美术工作,其国画兼擅山水、花鸟、人物、书法也颇精到。现为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中国舞台美术学会理事、省书协、美协会员。多年来他痴迷于画马,曾对唐、宋画马名家特别是现代徐悲鸿的画马,进行系统的临习与研究,后又向当代著名画家尹瘦石、刘勃舒请教,其学古而不泥古,察今而不被今所囿,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画风。他在北京成功举办了《万马奔腾迎新春画展》,引起强烈反响和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
    他为毛主席纪念堂精心创作的《泽润良驹》图,表达了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真挚感情和深切怀念。为天安门城楼精心创作的《铁流颂》,通过对奔驰向前群马的描绘,展示了我国当前改革开放激流奔涌的磅礴气概,歌颂了奋发向上的民族精神,受到了北京市有关领导和专家的一致好评。

                                   《山西日报》2003年3月24日

大 笔 造 圣 像
 
金  昊  

    军旅画家荆兆林,热衷绘画达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几十年来,他总是在苦苦地探寻着,似乎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在他即将步入知天命的岁月,也迎来了他的绘画事业的大丰收。不断传来他的作品在全军、全国性的大展中入选、获奖,或被国内外艺术机构收藏的好消息。在他的人物画中,关公是他百画不厌、钟爱有加的题材。前些年他的《千里走单骑》就被文化部艺术城收藏;《忠义仁勇颂》被美国国会议员布鲁 · 达文斯先生收藏。近几年,他的关公画被许多独具慧眼的收藏家看好,这与他始终怀着一颗虔诚之心,将浓浓的深情厚意注入其中分不开,同时,也是他勤奋耕耘的结果。
    荆兆林出生在关圣大帝的故里——山西运城。 他从小就受到关公文化地熏陶,关公“对国以忠、待人以义、处世以仁、作战以勇”的精神已融进了他的血脉,他决心拿起手中的画笔,描绘心中的英雄,让关公文化更加发扬光大。
    关公是中国人妇孺皆知的大英雄,关公的形象已定格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荆兆林的水墨关公画能否具有较高的艺术性、能否让世人认同,是摆在他面前的一道难题。为了画好关公,荆兆林画的创作素材速写、创作小稿和创作变体画数以千计,用“废画三千”形容他画关公地刻苦认真毫不夸张。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荆兆林的关公画得到了社会地广泛认可和赞誉。 读荆兆林先生的关公画, 扑面而来的是一种激情向上、永不言败和一股浓浓的文人画气息 。诗书画印得到有机地结合,画含诗中境,诗含画外意。在荆兆林先生的水墨画中,充分利用了舞台造型的夸张手法,达到了以少胜多、形神兼备的效果。其用笔用墨也很讲究,那有提有按、有润有枯、婀娜飞动的线条,使画面充满了活力,在线条中拌以点和面地有机穿插,形成了有力的节奏感;在用墨上,做到既有干裂秋风,又有润含春雨,使画面层次丰富,明快响亮。在画面地设色上,他追求单纯雅致的风格,达到了纯熟的地步。
    荆兆林的艺术如日中天,在这些成绩面前,他总是说艺无止境,要不断攀登新的高峰。相信他会有更多的佳作面世。

相关链接
 

 

 
 

关于中国书画名家天地网

联系网站 入网指南 联系画家 友情链接

备 案 号:京 ICP 备05073915-4号

版权所有:中国.书画名家天地网              主办单位:北京中都书画院

http;\\www.shuhuatd.com           电子信箱:jingzhaolin5830@sina.com